Photo Italy Verres
調整大小DSC06571.JPG

  「主耶穌,眼淚經過一段時間的醱酵,我調整了生活的腳步與心態,並且有著平靜安穩的情緒面對每一天,雖然未來的動向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才會撥雲見日,但是上帝,我已經準備好了,而且持續讓我的心智更強茁壯,主耶穌,我要感謝讚美祢。

  主耶穌,今日主日結束後,我低著頭問祢:「我是不是該放棄對信仰的追求?」上帝啊!從台北到台中,從接近一隻手掌指頭間的教會,除了內湖的伍牧師,我不曾覺得有那一位牧者真實的關心我,在台北信仰追求的過程,理念十分不一致,眾弟兄姐妹一致追求自己與上帝的關係,我很感謝仍然有許多弟兄姐妹關心我,謝謝榮田.淑藝.璧嘉.Philip,還有台中的明錤,但是上帝啊!我真真切切的知道,每當我很艱難時,當我遭逢打擊與挫折時,是這些死黨和狐群狗友在扶持與支持著我,是讓我找不到字眼對他表達感激的一銘,是那個把了馬子就不知道死到那去的致毅,是總是很忙,但不曾忘記給我電話的恩頣,是腦袋很聰明,卻滿腦歪理的老大,還有whatever always here的Bunni,是我的球隊,帶給我喜樂,還有許多數不清的無價時刻,雖然我打不好,常常被嘲笑,我期待的就是這一份喜樂,義氣,還有支持、陪伴、鼓勵,主耶穌,當我遭逢巨變之時,弟兄姐妹表示過什麼行動嗎?

  主耶穌,我今天很平安,心情很好,我想告訴明錤,曙光已經探頭了,至少我的心態充滿著樂觀而且正面的力量,我拒絕他邀約的飯局,是因為我懶得打開自己的心去認識弟兄姐妹,這些年來,在我身旁的都是我的死黨,弟兄姐妹很遺憾的不曾和我是交心結拜的兄弟;這麼說對台中的他們並不公平,但是今天,我沒有想打開交際與認識朋友的這一扇窗。

  主耶穌,今天很平安,在教堂裡聽著講道,我不停的問自己「我應該放棄對信仰的追求嗎?」上帝啊!說穿了,參與主日禮拜與團契生活,是因為沒有其他活動可以參與,也希望自己多接觸人群,如果有朋友相邀登山或是有個漂亮女生邀約飯局,這些信仰的追求隨時都可以放棄,雖然我已經洗禮了,但是一路走來的過程,只能說是誤打誤撞,甚至可能連一個初次到教堂的慕道友,可能對聖經的了解都比我來得多。

  主耶穌,下午在讀保羅.科爾賀「愛的十一分鐘」,他說的沒錯,愛可以使人改變一切,愛可以使人在很短的時間內改變,您也說「愛是一切的答案」,這正是我三十年來遍尋不找的答案,主耶穌,在理智上,我相信祢是公義信實的,因為這樣我會比較好過,雖然我知道,可能有些事情必需等到審判的那一天,才會得到解答,但是在情感上,我迫切的需要尋找倚靠與平衡,雖然我盡量使自己保持忙碌,但從不曾否認孤獨與寂寞,從不曾否認,渴慕著戀愛,渴慕著初戀初吻,還有性。

  主耶穌,我只不過是個懦夫,一個勇敢當背包客,卻不敢追尋真愛的懦夫,就像「愛的十一分鐘」裡所說的,我是一個將自己打扮著風度偏偏與神采風揚,然而內心極度沒有自信,我沒有勇氣邀約年紀適合的女孩,因為怕被他們拒絕,我沒有勇氣邀約心怡的女孩子,因為被他們拒絕心裡會更痛。

  主耶穌,今早看到魚小姐的留言,我也很希望認識他,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人,但我也不曾表達過什麼,他的留言讓我想起了Torino和Verres,想起旅行的好,想起流浪的箇中滋味,上帝啊!「是不是放棄對信仰的追求」,是您要我問自己的,是在主日講道,有感而發而捫心自問,雖然我仍然會去主日禮拜與團契小組,但是答案已經很明顯了,有更適合的活動,我隨時可以放棄對信仰的追求,...或著...放棄我的信仰,這是我的信仰告白。

  以馬內利。」

Your Son,

柏翰

    全站熱搜

    pohan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