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IMG_20140222_084549.jpg

  從2009年起,這是連續第六年參加長跑活動,六年,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其實今年有點想打退堂鼓,倒不是自己體力衰退或無法跑完全程,而是現在參與路跑的人太多了,而且有部份的參與者並非以跑步為目的,而是一種好玩,當然早起參加健康活動是很正面的事,而如果能夠有基本的訓練,盡量能用跑的跑完全程,是不是對比賽也更加尊重。

  後來想到村上春樹關於慢跑一書,書中提到他每年參加一個全程馬拉松,已經有非常多年了,因而也決定今年繼續參賽,雖然10公里(9公里)並非一個很長的距離,但是如果到年紀更長時,也都保持著每年參加一個長跑賽事,並且完賽,那對自己也是一個十分珍貴而且有成就感的事。

  除了2011年陽明山國家公園越野路跑賽,因為是山路,所以是參加5.45公組的,其於都是參加9-10公里的賽事,以10公里的賽事我已經相當熟悉,訓練時間約略6週,本人非賽事期間訓練份量5000-6000公尺/2-3次(週)),
第一週,6000公尺/1次,5000公尺/1-2次
第二週,6000公尺/1次,5000公尺/1-2次
第三週,7000公尺/1次6000公尺/1-2次
第四週,7000公尺/1次6000公尺/1-2次
第五週,8000公尺/1次7000公尺/1次
第六週,9000公尺/1次7000公尺/1次
參賽週,5000公尺/1-2次
(本訓練份量僅供參考,需針對各別跑者狀況加以調整)

  即使對10公里路跑不算陌生,依然對每一個各別賽事抱持者戒慎恐懼的態度,我不是職業跑者,每一個賽事會臨時發生的狀況太多而且無法預期,過去這幾年,有早上爬不起床的(2010舒跑杯),有滂沱大雨的(2011阿甘杯),有快被曬死的,臨時被主辦單位更改距離的,所以只抱著一個心態,慢慢跑,把自己速度壓者,跑完就好。

  這次彩虹大道路跑大賽,比賽地點為東海大學,路線約略為起點-運動場-往下跑至藝術學院並且延伸至最裡面-折返-賣牛乳處延伸至教堂-運動場-第二圈相同,由於是先跑下山再跑上山,我想第二圈上山可以完成,應該可以順利完賽,而關鍵有兩個,第一,從運動場跑下山至藝術學院一定要將速度刻意放慢,以備體能跑上山,第二,在賣牛乳處有延伸一小段平路,一定要在那裡調整好呼吸,然後堅定不疑的一口氣跑上教堂。

  策略有湊效,跑得算很順利,可能往年有太多經驗告訴我,一定要保守一點,在第二圈折返時,都還提醒自己,現在還不算完賽,等會有跑回教堂繞回運動場才是完成比賽,甚至在過賣牛乳處準備最後一個上坡到教堂時,有一種狀況還不錯應該可以完賽的感覺,但是馬上提醒自己,絕對不可以這樣想,所有路程就是這段最為陡峭,最後順利將9公里跑完,時間1小時2分26秒。

  全程讓自己印象最深刻的是最後一小段,當感到狀況很好感覺可以完賽時,提醒自己絕對不可以這樣想,所有路程就是這段最為陡峭,雖然信仰告訴我要謙卑,但是我不是一個很謙卑的人,(我不會自大,大部份的時候盡量告訴自己要謙虛一點),而當在跑那最後的一段路時,「提醒自絕對不可以這樣想,所有路程就是這段最為陡峭」,我感受到自己發自內心的謙卑。

  跑步對自己而言是生活的一部份,可以說和吃飯喝水一樣,每天都要做的事,也可以當作是一種自我實現,對我有某種層次精神上的滿足而無法被其他的事情取代,所以下大雨時我會去跑步,寒流來襲時我會去跑步,跑步帶給我的愉悅,遠遠超越這些氣候或其他因素給的阻礙。

  當年會跑步,是因為朋友一段鼓勵我的話(麥可壘球隊超帥小琥哥):「人生是場馬拉松,不是百米競賽,早早得到卻不一定能長久擁有」,當年用這段話看自己的愛情,現在用這段話看自己的工作,事業,生活,還有人生。

柏翰,加油。

以馬內利

Sincerely,

柏翰

pohan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