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水都威尼斯
調整大小DSC06647.JPG

  旅行的經歷一定都是美麗的回憶嗎?當然不是,旅行是生活的一部份,當然有著糟糕的回憶與驚悚的片段。

德國德列斯登Germany Dresden LP觀察家

  在歐洲很少有免費的公共公厠,大部份公厠是付費使用,德國公厠使用一次多數是五十分歐元,七十分或一塊錢歐元的也有,有些公厠聘請人員管理,當然有人管理的公厠費用比較高,也比較清潔,堪稱五星級公共厠所,五十份歐元的公厠,大部份採投幣方式,無人管理,請自行準備零錢。

  在德國德列斯登,步出火車站前往厠所,由於身上沒有五十分歐元的銅板,隨口拿了一塊錢歐元銅板在公厠門口與一位男士換了兩個五十分歐元銅板,前腳踏進厠所,後腳這位我與他更換零錢銅板的男士也根了進來,德列斯登火車站公厠並不寬敞,印象裡好像是三個小便斗,我使用最左邊那的小便斗,這名男士厠站在中間的小便斗,小便斗與小便斗間有間隔起來,大部份德國的男性厠所小便斗都有間隔起來(女性讀者如果不了解,請詢問男性友人),結果這名男士站在中間的小便斗,頭整個伸過小便斗中間的分隔,在我LP上方,仔細觀察與注視著我的LP,睜大著眼睛,擺出一付盡情享受的表情,國外許多男士,小便外褲會整個脫下來,這名男士外褲整個脫下來,頭伸過來看著我的LP,繼續解他的尿,各位男士們,如果如厠時旁邊有人仔細凝視你的LP,你解的出來嗎?當然是解不出來啊!可是公厠進去一次可得要五十分歐元啊!終於緊張的我,苦等許久,這名男士解完小便,穿上褲子,步出厠所,雖說不過兩分鐘,但LP被其他男人給予特殊關照,總覺得時間特別漫長,我才好不容易放鬆上了個厠所。

  洗把臉步出厠所,哇塞!這名男士還不離開啊!是要和我搭訕,還是要告訴我他沒看過黃種人的LP,或者是要吐露他的同志情誼與特殊癖好,結果這名男士一路跟蹤我,他也知道我有看見他,繞行市區許久,始終不離開,在被跟蹤四十分鐘後,我步入旅遊服務中心,告訴旅遊服務中心的人員說:「有名男士從火車站一路跟蹤我,跟蹤許久,我並不認識他,不知道他為什麼跟在後頭,該怎麼辦啊?」,結果旅遊服務中心的人員給我一個頗為震撼的答案,「喔!那去問跟蹤你的男士,請問他想要做什麼?」當在猶豫是否如旅遊服務中心的人員所說,去詢問那名男士「你要做什麼?」時,這名男士離開了,再仔細觀察四周,嗯!他真的離開了,其實並不害怕,或許他是同性戀,想傾訴些什麼而已,不過一路被陌生人跟蹤,還真是不舒服啊!

Photo1德國德列斯登是到訪過最美麗的城市
調整大小Pict0004.JPG

義大利威尼斯Italy Venice 零散零錢組

  在義大利威尼斯,美味三明治旁(請見義大利自助旅遊美食篇),運輸船RIALTO站,購買著晚餐,瞄到了一間看起來很可口的比薩店,買了兩塊半歐元的比薩,付了三塊歐元給老闆,老闆要找零錢五十分歐元,歐元銅板分成一分、兩分、五分、十分、二十分、五十分、一塊錢和兩塊錢,找零錢五十分歐元,一定是給予一個五十分歐元銅板啊!啪啦一聲,老闆雄雄地拿一堆零散銅板零錢遞到我手裡,突然間,我愣了一下,冷冷的看了老闆一眼,老闆輕輕不語的回看了我一眼,接著數算手中的零錢銅板,一共是兩個十分歐元,六個五分歐元,一共五十分歐元銅板,如果是沒有五十分歐元銅板可以找,不可能拿得這麼順手,啪啦一聲,所有銅板已經放在我手裡了,已經預謀好了,準備好五分和十分的零散銅板組合,準備故意找予給顧客。

  判斷有三種可能,第一種可能,隨機挑選顧客下手,繼然是已經準備好的零散銅板組合,在人來人往的威尼斯觀光客中,隨機挑選顧客,找予零散零錢銅板,不過研判可能性不高,第二種可能,專門找黃種人下手,雖然我們以台灣人Taiwanese自許,不過在西方人的眼裡,華人黃種人,都是「老中Chinese」,老闆可能歧視黃種人,專門挑選黃種人的顧客,故意找予零散零錢銅板,第三種可能,可能性也最高,比薩店裡有許多種口味的比薩,價位分別是兩塊半歐元和三塊半歐元,老闆雖然大力推銷三塊半歐元的比薩,而我還是選擇了兩塊半歐元的比薩,這時老闆詢問需不需要飲料,我考慮了一會兒,表示不需要,因為消費過低,老闆懷恨在心,所以故意找予十分歐元和五分歐元零散的零錢銅板。

  雖說找予零散的零錢銅板並不犯法,但擺明在欺負觀光客,我猶如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只有銳利的瞪他一眼,老闆雖然沒有竊笑,回敬一眼,表示心照不宣,在台灣這可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啊!在台灣那有可能買十元飲料,付帳一百元紙鈔,被故意找予九個十元銅板啊!即使有,那也是剛好沒有五十元銅板的關係啊!怎麼可能特地設計一元和五元的組合硬幣,特別找零錢給顧客呀!

  義大利古蹟眾多,世界文化遺產國家,威尼斯有如童話故事般的浪漫,但義大利的治安讓人不敢恭維,義大利人也不是個會另你感到舒服的民族啊!

Photo2威尼斯運輸船RIALTO站
調整大小DSC06651.JPG

義大利佛羅倫斯Italy Florence 乞丐的味道

  義大利是個遊民乞丐為數不少的國家,特別在羅馬與佛羅倫斯這兩個觀光重鎮,佛羅倫斯乞丐甚至駐點服務,無論市區或郊區,每個著名觀光景點與教會門口都有著行乞的乞丐,一點都不誇張。

  居住在青年旅館,打招呼是基本的禮儀,「嗨!哈囉!你今天好嗎?Hi!Hello!How are you?」,無論是房間室友,衛浴間厠所還是餐廳裡碰到的人,無論你們語言是否共通,最少都會說句:「嗨!Hi!」,有一次步入,佛羅倫斯青年旅館的厠所,很自然的和在洗手台旁邊的男士說了聲,「嗨!Hi!」,這名男士看了我一眼,但沒有反應,如厠結束,尋找垃圾桶,要將衛生紙丟掉,怎麼找不到垃圾桶啊!這名男士在洗手台前,不發一語,好像發現我在找垃圾桶,於是將他放在垃圾桶上的衣服拿起來,當時這名男士赤裸上身,沒有太多聯想的我,只覺得很奇怪,怎麼會有人把衣服放在垃圾桶上,除此之外,猶悉記得一股很奇怪的味道,不久後步入餐廳用晚餐,步入餐廳時,瞄到餐廳角落的一隅,才驚覺方才在厠所洗手台前的男士,是行乞的乞丐,他用乞討而來的錢,上青年旅館用晚餐,並在洗手台前擦拭身體(還點了紅酒啊!哇!義大利人還真懂得享受,連乞丐也品嘗紅酒啊!不過在義大利紅酒不貴就是了,不過再怎麼便宜,也要一兩百元台幣啊!),接著在餐廳內與一股噁臭,就是那乞丐身上的味道,那股走出厠所,感到奇怪卻又不知道是什麼的刺鼻怪臭,雖然他擦拭過身體,但衣服骯髒不堪,我用著最快的速度食用完晚餐,無意間看到了坐在乞丐隔壁桌的女孩子,滿臉受驚與痛苦的用著晚餐,那名女孩子可能沒有注意到有一名乞丐在青年旅館,坐定了位子卻又不好意思更換,我則已經注意到乞丐的身影,挑了個角落的位子。

  當然在厠所裡碰到乞丐,與乞丐在同一個地方用餐的感覺,實在糟糕透頂,不過卻想起佩穎的話(佩穎是住在德國的朋友),有一回去德國找他,在公車站碰到一名行乞的婦人(不過德國和義大利的乞丐可不一樣,德國乞丐並不會滿身髒兮兮與噁臭難耐),我很自然的躲避開來,佩穎告訴我:「人家只是要飯的啊!你不想給不要給就好了啊!不用躲這麼遠啊!」,即便是三年後的今天,這句話依然讓我思考著:「對啊!他只是要乞丐啊!又不偷不搶,為什麼要歧視他呢!」

  幾乎不看影片的我,上次步入電影院時是兩千零一年了吧!有一回觀賞影片「衝擊效應」,劇情裡談論的是「種族歧視」,台灣並不是移民社會,或許「種族歧視」不是個熱門話題,但西方國家裡,「種族歧視」確實是一個重要的議題,在義大利羅馬的地鐵上,甚至看到多國語言標語,上頭寫著「如果您遭受種族歧視,請與以下單位連絡」,影片「衝擊效應」裡,歧視黑人的白人警察,在一場車禍裡,英勇的解救了一位黑人女性,變成了英雄,而另一名白人警察看不慣其他白人警察老是欺負黑人,卻在一場誤會裡,射殺了一名黑人,心中不勉一陣糾纏,這是宿命嗎?這影片會得獎確實有其道理,雖然在青年旅館理碰到乞丐,十分驚愕,但如此歧視一名乞丐對嗎?

Photo3沒有特別感動的佛羅倫斯卻成了「不去會死」一書作者石田裕輔,最美麗的城市啊!
調整大小DSC06688.JPG

    全站熱搜

    pohan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