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1哈佛大學的松鼠來我和Say Hello


  在2003年美國波士頓自助旅行裡,搭乘國泰航空經香港及紐約轉機飛抵波士頓,當年亞洲,特別是中、港、台地區,才經歷了Sars的肆虐,旅遊業、航空業相當低迷,國泰航空又一定得經香港轉機,多數人選擇避開香港,國泰航空擇祭出殺手鑭手段,大砍機票價格,當時國泰航空飛往紐約來回機票含稅及兵險僅台幣18000元,飛往加州洛杉機含稅及兵險僅台幣15000元,這種機票價格恐怕既是空前又是絕後,我選擇搭乘飛往紐約的班機,在紐約經過境旅館休息一天,隔日轉搭美國航空,前往目地的波士頓,前往波士頓搭乘國泰航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特別是經紐約轉機,同樣搭乘國泰航空經紐約轉機可比經西岸轉機飛抵波士頓便宜上好幾千元,而且不論搭乘那一間航空公司,經西岸轉機一定得在機場等上好幾個小時,如果在紐約轉機,下了飛機直接跳上過境旅館休息,如果時間接得漂亮,搞不好還可以省下這筆錢啊!

  國泰航空的空姐空少,除了英語與廣東話,大部份都會講中文,即便有一些空姐聽說不是那麼流俐,但是機艙內一定有一名完全會說中文的空服人員,而香港赤臘角機場,不論是航空公司地勤人員或是機楊裡服務人員,直接用中文溝通就可以了,如果你是第一次自助旅遊,搭乘國泰航空可以說是十分便利。

  如果你在用餐時間於香港赤臘角機場,請不要懷疑,香港機場裡提供的餐點和桃園機場可是有天壤之別,香港機場裡餐點十分美味可口,或許不是太平價,但是絕對比桃園機場裡的三百元牛肉麵來得便宜而且好吃,請記得食用廣東菜,我在二樓的燒臘店點了一碗叉燒飯,那股香噴噴的味道與叉燒肉汁彈開於牙縫之間,至今仍然難忘,而且四塊美金(當時身上沒有港幣,所以支付美金),也不是太高價,如果要說叉燒飯,我可以保證從來沒在台灣吃過比香港機場還要另人懷念的叉燒飯啊!

  台灣與美國東部夏季時差十二小時,剛好白天與夜晚顛倒,所以在飛往美國的班機上,雖然是下午四點鐘出發,卻幾乎是永晝的白天,太陽沒有一刻時停歇下,飛機被太陽照射一整天,就算再好的空調,也不免感到悶熱,在飛機上我的座位是靠近走道而且是臨緊急安全門的座位,原本以為臨安全門的座位,雙腳可以盡情伸直會較為舒適,但是由於臨安全門的座椅,個人電視無法置放於前方座位的後背,於是得將電視變收納式,藏於手把裡頭,但是因為電視比一般座椅的手把較為粗厚寛大,以至於影響了座位的寛度,雖然雙腳可以盡情延伸,但是屁股卻得坐在比正常座椅陝小的椅子上,實在不舒服,永晝的天氣已經略為悶熱,如果將電視收納於手把內,電視所散發出來的溫度又和椅墊融合在一起,簡直是火燒屁股啊!

  紐約-波士頓

  自從911恐怖攻擊後,搭乘美國境內國內線飛機,請記得一定要提早三小時到機場,應該說最少提早三小時,行李請記得不要上鎖,所有托運行李一律得開箱查驗,隨身行李檢查,好像是FBI接獲重大情資搜查一般,背包裡每一處都會徹底反箱倒櫃,所有液體物品(當時尚末規定隨身行李不得攜帶液態物品),即便是水瓶,一律被假定為可能是炸彈的方式,東倒西歪的搖晃,試試看會不會爆炸,至於個人檢查,如果裸體檢查無礙於隱私權的話,美國政府應該很樂意立法通過,搭乘飛機時,檢查一律裸體,除了貼身衣物,所有外套配件的衣著一定得脫下來,然後全身上下被徹底摸過一變,印象裡只有LP沒有被仔細檢查,其他能摸的地方都被摸的差不多了,連鞋子都得脫下來,以防鞋底放有爆裂物(女性讀者請別擔心,有女性檢查員,不過就算有女性檢查員,身體被從頭到尾摸過一遍的感覺還是不太好受吧!)

  美國航空紐約飛往波士頓的飛機,是一排只有三個座位的小飛機,機艙內應該不會超過四十個座位,空姐也只有一名,美國航空的空姐雖然身形美麗,有著前凸後翹的傲人身材,但是服務實在不怎麼親切,那種態度,好像在路邊攤賣東西一樣,一點都沒有賓至如歸的感受,在飛機快要降落時(事實上離降落還有一些時間,飛機只是在下降高度),有一名小孩,黃種人,應該是華人,起身去化妝間,化妝間在機艙後方,空姐的位子則在機艙前方,只見空姐立刻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衝到後方化妝室,用一種找人單挑的氣勢與口吻,使用極為暴力的手段,用力拍打的化妝室的門,叫小朋友立刻出來,我記得很清楚,他用「Right Now!(立刻.馬上)」,而且不只一次,只差沒有講Get out here(滾開這裡啦!),當時情況,我並沒有覺得有那麼緊急,飛機根本還沒有要降落,只是在下降高度而已,就算情況真的很緊急,難道不能用比較和顏悅色的親切口吻嗎?空姐用那種態度和客戶說話,而且對方還是一名小孩子,我只能說是大開眼戒,心裡想著:「小朋友一定被嚇到了啊!座位上的母親,一定很心疼自己的孩子啊!」

Photo2Cooply廣場的免費音樂會


Photo3麻州州政府
3Pict0003.jpg


    全站熱搜

    pohan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