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基隊在1996-2000年,四度拿下世界大賽冠軍,分別是1996、1998、1999、2000,當時球隊是由大衛.孔恩David Cone、保羅.歐尼爾Paul O’Neill、史考特.布羅修斯Scott Brosius為核心人物,他們對贏球始終保持強烈的熱情,每一場比賽他們都全力求勝,他們也對自我極力要求,對球隊產生了正向的影響,這是冠軍時期的洋基隊。

  在2001年,那一年洋基隊在世界大賽第七戰,被響尾蛇隊的路易斯.剛薩雷茲Luis Gonzalez,擊出再見安打,那是一支因為縮小內野防守圈,而落在內外野交界的再見安打,托瑞Joe Torre說:「以馬里安諾.李維拉Mariano Rivera的球來說,很容易被擊出內野的軟弱滾地球,所以他當時決定縮小防守圈,如果你問我,能夠再選擇一次,會不會不縮小防守圈呢?我依然不會改變我的決定,如果沒有縮小防守圈,你便會看球一顆軟弱的滾地球,最後跑者回來得分。」

  在2001年球季結束,托瑞Joe Torre一直贊成找個過度時期的一壘守人選,然後簽下運動家的外野守強尼.戴蒙Johny Damon,因為洋基的農場裡,已經有一個很棒的一壘手尼克.強森Nick Johnson,守備優異,打擊也很有水準,但是老闆史坦布瑞納Steinbrenner,卻偏愛傑森.吉昂比Jason Giambai,他無從改變老闆他的決定,史坦布瑞納就是喜歡大個子的球員,而最後戴蒙,則加入了波士頓紅襪隊。

  而史坦布瑞納這個人,很喜歡干涉你如何調度球員,誰應該上場,誰應該做板凳,有一次大衛.威爾斯David Wells出版了一本新書「我不完美」,書籍裡頭內容有損洋基隊名譽,雖然威爾斯已經道歉過了,但是史坦布瑞納還是不高興,要求托瑞故意讓他去牛棚,故意讓他坐板凳,托瑞表示,他當場拒絕,他不可能去做這種惡意報復的事情。

  而且史坦布瑞納,很喜歡將自己的責任,怪罪於總經理凱許曼Cashman或是托瑞,很多史坦布瑞納堅持要簽的球員,到時如果表現不好,史坦布瑞納就會把凱許曼和托瑞叫過來鬼吼么叫,責備他們為什麼要簽這些球員,但是從頭到尾要求簽下這些球員的,根本就是史坦布瑞納本人。

  吉昂比後來,身體將況一直不佳,還得了瘤,需要手術割除,他被懷疑是類固醇藥品的受害者,因為類固醇藥品,造成他身體上各方面的負作用,但是洋基隊的高層們,卻是每天想著,能不能提前和吉昂比提前解約,而不支付給吉昂比,任何一毛錢。

  在2003美聯冠軍賽第三戰,洋基用再見全壘打擊敗紅襪隊,當時紅襪隊的總教教葛瑞迪.利托Grady Little在第八局硬是留下了,投超過100球的王牌投手佩卓.馬丁尼茲Pedro Martinez,雖然有著牛棚麥克.提姆林Mike Timlin、亞倫.安布里Alan Ambree、史考特.威廉森Scott Williamson,利托賽後表示:「我就是相信佩卓,我不相信有任何人可以頂得任這種壓力,在這種時刻,我只相信佩卓」,最後在廷長賽阿倫.布恩Aaron Boone擊出了再見全壘打,賽後利托和佩卓說:「這是我在紅襪隊的最後一場球,我回不去了,這個城市不太能容許人犯錯,何況我犯的是這麼嚴重的錯誤。」

  洋基隊逐年在變調,早己不是三連霸時期的堅毅球風,在2004年開始,簽下了羅瑞格茲A-Rod,而A-Rod是個標準只重視個人表現與紀錄的球員,他關心的問題永遠是自己的打擊率,打點以及全壘打數,在洋基隊裡,會有幾名小弟,他們主要負責幫忙球員叫外賣,或是清理釘鞋,等雜事,在A-Rod進入洋基隊後,居然要求他要有一名專屬個人差遺的小弟,專門為他個人處理雜事,洋基的教練團都傻眼了,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要求。

  而A-Rod,在2007年於藍鳥隊主場比賽時,他居然在二壘跑過三壘時,發出叫聲甘擾三壘手接球,最後三壘手那個球漏掉了,洋基隊也因此贏得了那場比賽,連麥克.穆西納Mike Mussina都表示:「這種行為,沒有運動家精神」,托瑞覺得,A-Rod就是那種打的好時,會忘記自己是誰的那種球員。

  在洋基隊沉浸於簽下A-Rod的喜悅時,他們的對手波士頓紅襪隊,則找到了他們破除魔咒的最後一塊拚圖,科特.席林Curt Schilling,席林的合約有拒絕交易條款,而且他表示除了洋基隊和費城人隊之外,他不考慮加入任何其他球隊,但是在紅襪隊總經理席歐.艾普斯坦Theo Epstein的努力下,提供各種資料及誘因,更動之以情的告訴席林:「我很難告訴你新英格蘭地區,對紅襪隊的熱情,我只能說,任何一個能幫紅襪隊拿下冠軍的球員,這個城市都不會將他遺忘,而且他在棒球史上一定永遠留名青史」,最後席林放棄拒絕交易條款,加入了紅襪隊。

  2003年球季結束,洋基球團不願意執行威爾斯的優先選擇權,因為他必需先動手術,球季初跟本無法參賽,也沒有與安迪.派特提Andy Pettitte續約,這讓派特提很失望,因為到了續約日期的最後一天,球團才有人告知派特提合約內容,根本沒有讓派特提感受到尊重,他亦然決然回家鄉德州打球,加入了休士頓太空人隊,其實老闆史坦布瑞納跟本不喜歡派特提,早在洋基三連霸時期,老闆就三翻兩次想把派特提交易出去,而他們的對手紅襪隊,向來打左投手打的不是很順手,而洋基隊在2004年的輪職表內,居然一名左投手都沒有。

  蓋瑞.薛菲爾Gary Sheffield在2004年也加入了洋基,托瑞和凱許曼說,如果要簽長約,他希望要弗拉迪米爾.葛瑞羅Vladimir Guerrero,如果要短約,他會要薛菲爾,最後洋基和薛菲爾簽下三年三千九百萬的合約,而薛菲爾在球季開始之初打的很掙扎,只因為他聽說了托瑞想要的是葛瑞羅,而不是他,最後托瑞和薛菲爾懇談,他也才因此有了好表現。

  在托瑞眼裡,薛菲爾也是個情緒飄忽不定的選手,很容易突然打不好,有一次在賽後和球員開會,托瑞點名了薛菲爾和羅賓森.坎諾Robinson Cano表現散慢,後來薛菲爾表示,他當時不是散慢,而是太注意壘上的跑者,才會漏掉了一球,托瑞也向他表示道歉,但薛菲爾卻在幾年後在電視專訪裡,表示托瑞歧視黑人球員,托瑞說:「我在棒球界這麼多年了,如果我有種族歧視,早就大家都知道了啊,怎麼可能現在才被知道。」

  在托瑞執掌兵伏的時間裡,他最喜愛的投手是孔恩,他是一名鬥士,他每一之上場投手都有著滿滿的求勝意志,即後到後期,身體年老衰退,但他對贏球的信念與執著,從來不曾減弱,有一次比賽,他的直球球速甚至沒有85英哩,只有78-82英哩,但他依然的奮力投完五局拿下勝投,相較於凱文.布朗Kevin Brown,他總是說:「如果我今天沒有辦法投出98英哩的快速球,我們就輸定了」,這種負面消極的想法,根本不適合在洋基隊打球。

  在2004年美聯冠軍戰第七戰,開賽前,全隊迷漫著一股低氣壓,先發投手是凱文.布朗,穆西納和幾名球員在開賽前外野聊天,他們一直的看法是洋基隊輸定了,他們不可能擊敗紅襪隊,他們根本不相信凱文.布朗,最後紅襪隊贏了,賽後托瑞除了播電話到客隊休息室給好朋友紅襪隊總教練法蘭科納Terry Francona外,還特別恭喜了提姆.衛克菲爾Tim Wakefield,這名球員才在去年差點淚灑球場,現在他即將在世界大賽一展身手,衛克菲爾說:「這是我生平見過最寛宏的祝福啊!」

  在2004年美聯冠軍戰第六戰和第七戰,紅襪隊並沒有做賽前打擊練習,那是凱文.米拉Kevin Millar提議的,他說:「因為那天天寒冷又下著雨,所以他提議乾脆留在旅館裡,行前大家乾一杯威士忌再上戰場」,「洋基球場的客隊休息室,永遠都在播放洋基大紀實這個節目,身為客隊的球員,你會看見,洋基隊的球員,有音樂廳可以聽音樂,而我們永遠只有尤基.貝拉Yogi Berra和米奇.曼托Mickey Mantle。」

  在2007年的洋基隊,球季一開始,戴蒙就因為萌生退意,而調整不佳,松井秀喜和巴比.阿布瑞尤Bobby Abreu,又都在傷兵名單待了很長的時間,而簽下來的井川慶跟本不堪使用,很快的被調去1A從頭學起,還有個找盡各種理由,這裡痛那裡痛不願意上場的卡爾.帕瓦諾Carl Pavano,這是托瑞帶領洋基隊以來,開季最差戰績,21勝29敗,雖然季中即起直追,但球隊高層早已不信任托瑞,只要輸了一個系列賽,托瑞要離開洋基隊的傳聞,就會不停的發酵,而球隊高層也從來不曾證實過,他們是要還是不要托瑞,而是讓留言肆無忌憚的散播。

  托瑞太清楚了,只要沒有拿下世界大賽冠軍,他就必需走路,因為信任早已盪然無存,「信任」是托瑞最重視的,即使今天信錯某人,明天我還是會信任其他的人,因為只有這樣,能信任人,才有辦法繼續工作,洋基隊在2007止步於分區系列冠軍賽,輸給印地安人,這也是托瑞擔任洋基隊總教練的最後一年。

摘錄自:「我在洋基的日子」

Sincerely,

柏翰

Photo喬.托瑞Joe Torre(圖片來源 ezsurveyrewards.com)
torre.jpg

    全站熱搜

    pohan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