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1往新天鵝堡的路上遠望這座美麗的湖


Fussen富林青年旅館 室友

  西雅圖小男孩,十九歲,才要就讀大學,試著聊聊西雅圖水手隊K-Felix,Felix Hernandez應該已經小有名氣,不過反應不多,沉默寡言,才五點鐘,他靜靜的躺在床上看書,很斯文的年輕人。

  英國人,來看曼徹斯特,看起來大概二十七八歲,帶著一個帥氣的牛仔帽,已經旅行一段時間,問他:「你在做什麼工作?」,他說:「沒有」,又問他:「那你還在讀書嗎?」,他低著頭嘆一口氣說:「沒有」,好像全職的旅行者,都要付出點代價,話語行間藏著很長的故事,可能是家庭、工作或感情,想藉著旅行尋找或是逃避什麼,我為他找了個台階下,「你是旅行家!You are traveler!」,他開心的一笑:「哦!對啊!我是旅行家!Oh!Yes!I am traveler!」,自己在台灣表姐的婚禮上確實被攝影師誤以為是旅行家,難道我的臉上多了一種滄桑。

Photo2有點古典味的Munich慕尼黑市區
2調整大小DSC02022.jpg

Munich慕尼黑青年旅館 室友

  來自澳洲墨爾本十九歲男孩,他說要去環遊世界,乍聽起來環遊世界好像一句玩笑話,好像台灣人總說自己的夢想是環遊世界,仔細一聊,他從澳洲來到德國,先在德國附近旅行兩個月,然後前往英國,預計在倫敦找份工作,待上半年,再前往美國加拿大,回澳洲前再去日本,天啊!真的是環遊世界,眼睜睜活生生真實的年輕人站在眼前,我高興的又跳又叫,與他握手,我看見一個真實生命對冒險世界的渴望,那種震撼猶如電影裡的故事情節,變成了真人真事。

  Sharn祥恩,愛爾蘭人,二十五歲,他去加拿大多倫多打工渡假一年,已經結束打工渡假回到愛爾蘭,再前往德國看世界盃足球賽,他在多倫多看一場棒球比賽,正好是紅襪對上藍鳥,而且是Josh Beckett先發,那場紅襪慘敗,當時我可是每天有收看Espn好球帶的習慣,他說加拿大朋友找他看棒球賽,不過不太了解棒球規則,只覺得分數太多了,一直換場(是啊!九個上下半局加起來有十八個分數,就算九局下沒打也有十七個分數欄啊!),確實棒球運動是欣賞門檻很高的球類運動,棒球運動有著深厚歷史文化,很高興自己是棒球迷,這些年來有著許多不同的啫好,健行、游泳、慢跑、單車,但是棒球才是我的最愛。

  Sharn祥恩大方的秀出愛爾蘭國旗,說去看世足時,要盡情揮舞著國旗,我很無奈的告訴他,在台灣舉辦的女子足球邀請賽,當時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居然禁止台灣人民在自己國家的運動場上揮舞國旗,因為懼怕中國大陸的壓力,難道這是身為台灣人的悲哀嗎?

  聊著聊著,Sharn祥恩突然問我一句:「Where do you learn English?你在那裡學英文的呢?」,滿臉疑惑的我看著他,因為昨天才剛被德國朋友Michael問一模一樣的問題,我說:「在學校學的啊!怎麼了嗎?」,他說:「我覺得你英語講得很流暢,在多倫多認識的華人,英語都不太會講。」,被外國人稱讚語文能力,有點受寵若驚,不過是勇敢開口不怕犯錯與追根就底的精神,話雖如此「Where do you learn English!」,這句話回想起來,仍然有著滿心的喜悅與滿足。

Photo3漫步於Heidelberg海德堡內卡河畔


Heidelberg海德堡青年旅館室友

  兩位日本人,約二十五六歲,一位從來沒聽他開口說英語,另一位聊比較多,他們是專程從日本遠到來德國看世界盃足球賽,為日本隊加油,昨天日本隊輸給克羅埃西亞隊,必需贏巴西隊才能晉級,他英語能力普通,聽起來他講的很吃力,一句話要講很久,實在佩服他,相信他需要更大的勇氣,才來到德國自助旅遊,雖說英語能力不是旅行的必要項目。

  不過對這兩個人印象不是很好,第二晚,晚上十二點多回房,還大臘臘的在房間裡開燈,更帥的是半夜一點鐘,還拿吹風機吹頭,當我是隱形人了嗎?咦!吹風機都帶來了,是所有家當都帶來了嗎?六月的德國應該不需要吹風機吧!算了,這兩位日本人在炙熱的夏天裡,還穿長袖長褲睡覺,更讓我懷疑,日本人是不是一整年都穿長袖長褲睡覺。

  來自美國密西根黑人,無法從外表估算年齡,應該也是年輕人,與他的白人朋友一起來旅行,黑人與白人一同旅行,應該並不多見,幾乎沒看過黑人旅行,他應該是在美國家境不錯的黑人家庭吧!這位美國黑人似乎看得出來我心中的膽怯,主動與我講話握手,自從去過波士頓旅遊,對黑人印象不佳,在波士頓被黑人扒,不知不覺對黑人多了份戒心和恐懼,雖說不該有這種歧視,但是「害怕」是一種心裡的自然反應,這位密西根黑人很友善,也是旅行至今唯一一次黑人室友。

  這份對黑人的恐懼一直到去義大利旅行才逐漸減少,感覺上義大利的黑人不具攻擊性,義大利的黑人多數在雨天時出來賣兩傘,當天氣刮風下雨,黑人們趕搭著公車進市區,站在街角,對著路人一個人接著一個人地兜售雨傘。

  雖說德國是第三次自助旅遊,但才是第一次住在青年旅館與室友共室的旅行,無論是十九歲澳洲年輕小伙子冒險世界的勇氣,還是與愛爾蘭Sharn祥恩對談如流,第一次感覺到「我會講英語。I can speak English.」,不再是「一點點!a little!」,(雖說如此至今英語能力仍停留在普通會話的階段),還是日本男孩的拘謹保守,I ALL ENJOY IT!我都很享受!

Lovely,

柏翰

    全站熱搜

    pohan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