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1在最想放棄的路口
1434280591352.jpg

  筆架連峰結束,絕對不走第二次!

  一銘和我的爭戰故事,從2007年單車北橫2008年合歡山2009年單車花東2012年巴福越嶺2013年陽明山東西大縱走,2010年阿里山雖為郊遊行程,但對於當日於祝山山頂看日初的百人/數百人中,都是搭乘阿里山小火車,只有我與一銘兩人是不到半夜四點摸黑步行一個小時上山這件事,一直感到很振奮人心,2015年,今年我們又來了,筆架連峰,石碇健行至貓空。

  從2012年巴福越嶺出發時,志氣滿滿,2013年陽明山東西大縱走時,中午過後,一直很想放棄下山,今年,更慘,還沒開始走就想放棄了,出發前兩天,還特別播了電話,確認行程,心想,如果行程取消就不回去台北了,只差自己沒開口說取消,一直到搭上前往石碇的公車之前,心裡都在想說,會不會打消行程。

  今年,出發前完全沒有google資料,約略知道大概需要6小時,剛始時一路陡上,上了稜線後,一路走在稜線上,然後下山,心想,上了稜線後就輕鬆了,但是我錯了。

  從一開始呢!簡單的說就挫賽了,雖然2012年與2013年爭戰時,一樣是選擇六月出發,但是畢境,巴福越嶺與陽明山東西大縱走,屬於中海拔,陽明山大縱走大部份在海拔800公尺到1000公尺,巴福越嶺則更高,六月的天氣,在筆架連峰,海拔最高也才585公尺,實在太熱太熱了,從登山口,蹣跚的爬上稜線,就快掛了。

  以為上稜線就輕鬆了,殊不知,這才是惡夢的開始,在記憶裡稜線不難走,筆者光是皇帝殿就上去過兩次,但是皇帝殿不是筆架連峰,筆架連峰的稜線,大概有幾個特色,一,遠,全程接近7公里,二,雖然一樣上上下下,但是非常陡峭而且難走,幾乎一整路都需要拉繩索,時常上山時是直切,更拉上去,下切時更一定得用手腳四隻加屁股攀爬,而且時常有下山的路,連自己身高186公分腳都勾不著地,只有右手/左手拉繩,然後跳下去,旁邊呢!?是邊坡,雖然不是懸崖,邊坡摔下去,應該不至於有生命危險,但是基本上呢!如果摔下去呢,自己是無法爬上來的,只能給救難隊抬上來了,沒錯,這就是筆架連峰第三個特色,有一點危險,然後是郊山,但是危險程度與高山有過之而無不及,差別只是在摔下去,應該還不會死掉,但一定也是很慘很慘,石碇消防局甚至在稜線上做了,很大的看板,從1號到10號,這個看板是做什麼用的呢?!簡單的說,告訴我們你在幾號摔下去的,或是當作他們在救難時的一個標示。

  上了稜線後,狀況還是極為不佳,上氣不接下氣,在炙子頭山的指標時,心想,往筆架山,3700公尺120分鐘,放棄回頭3600公尺120分鐘,我開玩笑的一銘說:「出發前我就一直想不走了,只差沒開口,明年爭戰的邀約,你一定要毫不考慮拒絕我」,一邊心裡面在OS:「幹!這比自助旅遊還辛苦,自助旅遊雖然睡在青年旅館通舖是克難了一點,但是有得吃,有得睡,雖然每天吃便當/三明治,到第六天第七天會有一點膩,但總得來說,還是比上山找罪受好」,我動了一點回頭的念頭,但是戰友鼓勵我,我們的目標是在太陽下山爬完全程,現在才中午十二點,太陽要六點才會下山,我們進度大幅領先,時間站在我們這邊,而且兩邊同樣距離,我們沒有理由走回頭路,我和一銘說:「你以後當父親,一定會是很好的導師,你都會鼓勵人,把事情做好做完,我呢!習慣性選擇放棄,每次當有朋友問我什麼的時候,通常回答都是,如果不開心就不要,但是人生事實上只能苦中作樂,不開心的事情一定比較多」,最後向前看,一座陡峭山頭,在回頭看看,靠!怎麼也是一座陡峭的山頭,這就是筆架連峰的特性,上了稜線是無止盡上上下下有難度的山頭等著你,一旦踏上去,就沒有回頭路了,好吧!繼然去程回程都是山頭,我們繼續向前走吧!

  一銘是對的,沒多久後,抵達炙子頭山,有長椅可以坐下來休息,在中午後開始變天,雖然是下雨的前照,但是天氣因而涼爽許多,經過了長休息後,狀況也回復正常,一路爬到了筆架山,沒有再感到不適,也讓自己更肯定,前半場那種快要死掉的感覺,應該只是太熱,而且現在接近三位數的體重不可同日而語,接著直到快要到下山叉路口,才陸續有比較長的休息,

  有難度的山,和山友互相提點資訊時,應僅慎不誼開玩笑,從筆架山到下草楠公車站叉路口,應該是70分到90分鐘,但山友卻和我們說40分鐘,過了40分鐘後,我們又爬了很久很久,加上快要下雨,山上起霧,約略走了一個小時,我終於和一銘開口,我們會不會走錯路了?!一銘說:「沒有回頭路了,走原路下山要再4-5小時,如果真的錯過了叉路口,走往二格山,那在出北宜公路吧!」(告訴我們40分鐘的山友,則爬得比我們還慢),感謝主/佛祖(戰友是佛教徒),我們沒有錯過叉路口,在我們自我懷疑後,不到五分鐘,到達叉路口,感謝主/佛祖,大雷雨在抵達石階下山時才下起雨來。

  筆架連峰比起巴福越嶺陽明山東西大縱走,比較沒有那麼累,巴福越嶺是很長很長的下坡,一定會讓你走到膝蓋疼痛跛腳的下坡,陽明山東西大縱走則是夠遠,記得當年走了約略10小時,吃飯以外幾乎沒休息,筆架連峰比較短,我們從約略九點半開始步行,下午四點已經在公車站了,而且我們休息應有接近一小時,但是筆架連峰難度最高,最陡峭,最難走,而且最危險。

 上了稜線後,感到實在危險,提醒自己一定要專注小心,絕對不要勞請救難隊上山把我抬下來,二,以前爭戰,人到就好,其他逆來順受,現在可不行,以後一定得事前google好,至少得稍微有準備,以登山而言,自己有些許經驗,但今天水與補給品都沒有帶足,如果不是一銘有多帶補給品,加上好心山友給了接近1000C.C的水,要不然後半場,恐將更為辛苦,三,有難度的中級山,如果海拔在1000公尺以下,還是避免在夏挑戰,如果不是即將下雨,中午天氣轉涼,恐在稜線上進退兩難。

  四,爬完倒也沒有特別興奮的感覺,那種感覺,比較像是你想完成一件與工作無關的事,是一件與自己生活與精神意義相關的事,而且很困難,你知道很困難,最後你完成了,五,我們的人生都會想完成一些工作以外的事,我們簡稱「夢想」,它大部份是困難的,很高興自己能付出行動實去實踐它,最後,自己爬的山如果要嚴格的講不能算多,但是陽明山系算熟,內湖外雙溪也走得不算太少,但是它們如果要和筆架連峰比較起來的話,可不是難一點或是難一些,是完全在不同的等級上,筆架連峰如果不是特殊必要,絕對不走第二次。

Sincerely,

柏翰

Photo2整條路都在拉繩
1434280595732.jpg

Photo3就是像這樣
1434280577953.jpg

Photo4狼狽不己 褲子都破了
1434280539690.jpg

Photo5謝謝好朋友一銘
1434280544444.jpg

pohan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