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那裡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hoto1從今年開始每次跑步前熱身一定得做足
1DSC01217

  這是連續第四年參加路跑活動,除了2009年比較順利外(請見 生涯第一次跑路 國道馬拉松),2010年和2011年都有者一些小插曲,2010年舒跑盃,自以為可以跑得很順利,結果一開始的配速,就讓我亂了步調,2011年的陽明山越野跑路賽,一來當年1月份車禍,傷癒不滿半年急著想復出,二來「越野」這兩個字,實在是太刺激了,在上坡當中的其中一小段用走的(請見 舒跑盃9公里路跑 努力 堅持陽明山國家公園越野路跑賽 值得)。

  今年再戰2012阿甘盃路跑10.5公里組,賽前,嗯,應該說報名前,心裡打定主意,慢慢跑,跑完就好,因為今年冬年,又發生了太多事情,簡單的說:「我老了」(請見 跑步 報名阿甘盃前夕的失落)。

  不過練習倒是很順利,在一個月的訓練時間裡,從5000公尺開始,以1000公尺為單位,練習到了9800公尺,比賽前一週還刻意減少份量,只跑了3000公尺和5000公尺各一次。

  結果先迎接而來的不是路跑活動,是大雨特報,比賽前一天5/19回到台北,己淋的滿身濕,雖然知道母親一定會挫我士氣叫我不要去,也有太多理由和藉口讓自己偷懶,但是自己知道,不管雨下得多大,都一定會去,而且一定會跑完。

  很難告訴你們這份毅力與堅持是什麼,也很難告訴你們這份毅力與堅持是優點還是缺點,但是那是真真實實的我,或者也因為這種個性,讓自己成就了很多事情,也或許是因為如此,因而工作並不順遂。

  5/20清晨,打理好裝備到了樓下準備騎摩托車,「幹,雨還真大啊!」,早早了中正客家文化公園,做了充足的暖身,等待著起跑的槍聲響起,事實上,腦海一遍空白,我喜歡跑步,好像在跑步時才能得到自由與奔放,才能呼吸到新鮮空氣,這讓我想到,Cathy Freemen凱西.費里曼,她是2000年雪梨奧運女子400公尺的金牌,她在賽後記者會表示:「我是一個在鄉村長大的原住民小孩,一旦上了跑道就只剩下我和跑步而己,一個可以盡情奔馳與放鬆情感的地方,打從心底的放鬆,就這樣子而己。」(Cathy Freemen凱西.費里曼的故事,請見 Sydeny!雪梨!村上春樹)

  起跑了!我落實自己的策略,一步一步的踏著,按著自己平時練習的步伐與速度,約略3000公尺處,雨實在太大了,也放棄期待雨會變小或是趨緩,或許這是設計給自己的考驗,接著4000公尺處過補水站,5250公尺過折返點,腦筋還是空白,只有一個目標與期待,「我要跑完」。

  在2010年,有一回在東海大學慢跑時也下起大雨來,老實說覺得在大雨天裡跑步,不僅很high,而且很man,那次之後,一直期望有機會練習跑步時再下起雨來,只是沒想到,會是參賽的時候下起雨來,也沒想到,雨會下得這麼大。

  回程跑完,過了最後一個小橋,10.5公里達陣,1小時13分21秒,從鞋子,襪子,短褲,內褲,衣服,頭髮,全身都在滴水的我完全沒有任何的念頭。

  有人需要音樂才能平靜,有人需要球賽才能放鬆,有人需要教堂才能平安,或著我需要的,只是一條跑道而已。

Best Regards,

柏翰

Photo2開跑前
1DSC01218

pohan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快樂‧阿齊
  • 就像打籃球汗水淋漓的暢快一樣
    某個程度上來說
    每個人綐會找到一種宣泄或抒發的方式
    只是現在不要說5000,500可能就會要我的命吧?!XDDD
  • 你講得一點都沒錯,都要有一種抒發的方式.

    pohantseng 於 2012/06/12 15:53 回覆